91baby读书时间 > 玄幻小说 > 卫娇 >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做美 梦

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做美 梦

    第八百六十九章做美梦

    夏皇后寝宫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,夏皇后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她没想到齐君会突然病逝。御医明明说他还能撑上几天的。

    好在她已经迫他写了废黜太子的诏书。

    只要有诏书在手,齐天治便休想得逞。想着今天当着满朝文武,齐天治那面带不甘,却又无力反抗的神色,夏皇后便觉得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虽然齐君未能在死前写册立诏书,可齐天治已被废,眼下除了六皇子有资格继位,谁还能胜任?

    夏皇后觉得自己简直稳操胜券。齐君以为差个诏书,她便不能把儿子推上皇位了?夏皇后笑的越发的得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殿门大开,齐天朔缓步进殿,看到儿子,夏皇后招招手。“你今日在殿上,怎么那般和老臣们说话。以后注意些,都是些老臣,朝廷还用的上。”

    夏皇后教导儿子,齐天朔一幅不以为意的神怀。“再老也是臣子,儿子将来可是皇帝。皇帝让他三更死,阎王都不敢留他到五更。母后,您太过杞人忧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这等浑话,等登基后再说不迟。你便不怕你大哥和你争!”夏皇后虽然也觉得儿子说的有理,可她活了这么多年,吃的盐比儿子吃的面还要多,自然知道这话也只能私下说说,若当着朝臣说,很容易动摇齐国根基。

    “齐天治凭什么和本宫争?”

    “小心隔墙有耳,本宫二字,等你确定继位再自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太过小心了。不过一个自称罢了。儿子以后还不屑用本宫二字呢,儿子自称‘朕’。”

    夏皇后作势要打儿子,可是抬起手,自己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们母子终于要扬眉吐气了。朔儿,以后你当了皇帝,要勤勉,不能再胡乱行事了。一定要集思广益,多听大臣们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齐天朔最烦夏皇后说教了。

    以前还能强忍着听,毕竟那时候上面有个太子长兄,他能不能称帝还是个未知数,如今太子被废,他中宫所出的身份,是所有皇子中最尊贵的。这个皇位,已经非他莫属,有了底气,齐天朔自然不再向先前那样毕恭毕敬了。“儿臣知道了,母后还是少操些心吧。”

    齐天朔一幅不耐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夏皇后有些不悦。“母后操心还不是为了你好,你以前如果不那么胡乱行事,把自己弄了个声名狼藉,母后至于这般忧心忡忡吗?”“母后这是在怪罪儿子?”齐天朔拉下脸来,他可是齐国下一任皇帝,整个齐国,谁敢这般说他。也就是看在夏皇后是他母后,一直在替谋划的份上,要是换一个人,齐天朔早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没继位呢。便不愿听母后的话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会。儿子只是在想事。母后,儿子继位后,是不是便能纳妃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刚成亲多久?便想着纳妾了。真是和你父皇一样。新君继位,给后宫添几个新人也是应该的。只是你要善待杜妍。那杜丞相今日可是最支持你继位的一个,你可不能过河拆桥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杜妍是皇后,我再纳个宠妃……就像父皇一样。”

    夏皇后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齐天朔的意思自然是就像齐君宠谨妃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谨妃不是皇后,可这十几年来,谨妃在宫中总是隐隐压她一头。斗了十几年,她这个皇后也未能和一个妃出争出个胜负来。都是因为齐君在意楚文谨……

    看着儿子用向往的语气说着这些,夏皇后握了握拳。“朔儿,你打算纳谁为妃?”自己的儿子,她自然是了解的。如果没有人选,齐天朔不会此时提起的。

    齐天朔有些迟疑,他觉得此时说出来实在不合适。这事可以从长计议……

    可是若不提前告知,没有夏皇后相助,他又怕自己无法达成所愿。

    想了想,齐天朔还是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笃定夏皇后除了点头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“母亲该明白儿子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夏皇后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。楚家那对姑侄,都是祸水。

    一个迷惑她的男人,一个引诱她的儿子。“本宫不管你有什么打算……天下女子万千。除了楚暖玉,你纳谁进宫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女子万千,便没一个能胜过暖玉。”

    齐天朔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夏皇后觉得有些可笑,还未继位,便想着夺人之妻。这便是她的儿子……可是此时除了儿子,夏皇后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只有齐天朔称帝,她才能稳坐太后之位。便是再气,此时夏皇后也只能强忍着。“她再好,已经嫁了人,怎么还能入宫?你强让她入宫,岂不惹天下人耻笑。朔儿,你是要当皇帝的人了,可不准再这般胡闹。听母后的话,你若喜欢貌美的姑娘,母后便下道旨意,举国选秀……一定给你选几个漂亮的姑娘填充后宫。可好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昭告天下……谁又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臣打算取了卫宸性命,再把楚家发派北境苦寒之地。楚暖玉无依无靠之际,儿臣再悄悄安排她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。这太儿戏了。”夏皇后听完,言词制止。

    “没了楚家和卫宸,楚暖玉不过一个弱女子。有何不可的?这天下都是儿臣的,不过一个女人罢了,儿臣便不能要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她已嫁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嫁过人又如何,儿臣不在意。儿臣也没打算给她封号,便这么秘密养在后宫。母后放心,楚家的女人,儿臣绝不会让她有翻身的机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齐天朔这样说,夏皇后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像儿子所说,只是把楚暖玉养在后宫,给她僻个小院子。只让她服侍儿子……将来她再动些手脚,让她像楚文谨那样,一辈子生不出孩子来。似乎也不是不可为的……就像儿子刚才所言的,他可是皇帝,不过一个女人罢了,如果都得不到。那这个皇帝当的岂不太委屈了些。何况那楚暖玉可是姓楚,她和楚文谨斗了一辈子,最终也没争出个输赢来,这让夏皇后觉得有口气总是憋在胸口,也许,能从楚暖玉身上讨回来。“此事,等你继位后,母后会替你打算……”这便是应了,齐天朔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