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baby读书时间 > 玄幻小说 > 特工农女 > 正文 第六六百九十七章 为无殇之行

正文 第六六百九十七章 为无殇之行

    午饭,桌面上的菜样比平时丰盛了许多,可再美味诱人的香气也难掩桌上气氛的低迷,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就连笑一笑都十分勉强。

    只有锦绣,给一众小娃盛饭,舀汤、夹菜一如往常,初时相见脑袋大身子小的君阳,如今十分玉润可爱,黑葡萄似的大眼,纯澈依旧,望着锦绣的时候,里面满是汝慕与依恋,锦绣摸了摸他束着小髻的发顶,笑容温暖。

    “舅舅、舅娘,如今朝廷征兵,泗水城门定然大开,早些日子我就托钱叔在城里给我寻了几个铺子,如今正是好时候!眼下芒山动作不断,我去泗水城走上一遭,说不得还能带回来一些消息.......”

    做了再多的准备,想了再多的理由,原本张口便能滔滔不绝的锦绣在对上刘氏那双满是热泪的眼睛,还是哑了火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月生自己红着眼,却还是伸手替刘氏抹去眼角泪水,疼惜的唤道“玉兰....”他说着发现自己声音有些不对,就咳了咳,这才继续劝道“莫哭,你这不是让锦绣难受吗?她小小年纪手下却已经有许多铺子,你、你还是.......”

    月生劝着劝着,自己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,只是垂着头,在桌子底下死死的攥住了刘氏的手。

    长辈无能,每次都要靠着这孩子,她扛了这么多,心中定有许多苦楚,更别说,这孩子的来历,虽说他们早已接受,甚至更加疼惜,可谁也不知她自己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若是因为这个而次次背负,对他们多般照顾,甚至以身犯险,那他们的罪过可真是大了去了,月生死死咬着牙,直到口中有了铁锈,仍迟迟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“锦绣....锦绣.....呜呜呜...”刘氏一只手被月生握在掌心,一只手拿着绢帕死死的捂着脸,嘴里呜呜的哭着,眼泪噼里啪啦的掉着,那滂沱之势就连绢帕也遮掩不住,就连这些日子,锦绣叫锦的事儿都忘了。

    锦绣到底见不得刘氏如此伤心,无视斡勒纳郁探寻的眼光,放下手中碗筷走到刘氏面前,从袖袋中抽出崭新的绢帕轻轻的替刘氏拭泪,锦绣无奈轻叹,眼中却满是暖意

    “舅娘.....”只这一声轻唤便让刘氏瞪大了泪眼,不敢再哭,因为这声轻叹太沉重,重到让她认清如今的情形,重到她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,是以刘氏攥着锦绣的手连带着绢帕稀里糊涂的在脸上抹了抹,这才糯糯道“我错了...”

    锦绣哭笑不得,可心头却也轻松了许多,这家中只有刘氏最绵软,就连君阳和樊墨都不似这般,两个半大的娃儿自持男子汉,红着眼听着半懂不懂的话,默默的垂头往肚子里填饭。

    锦绣起身望着如今的堂屋,嘴角扯出一抹笑,连带着那双狭长的凤眸也波光潋滟起来“我定早去早回,定让你们安全无恙......”这句话被她说的轻快,可其中背负了多少,大家都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饭局仍旧继续,虽不似那般压抑,可却越发沉默。刘氏抽抽噎噎的吃着饭,却到底没有再放纵自己心情,只不过眼中的泪水流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月生口中的血水混合着莹白香甜的米饭一起囫囵吞下,味道是好是坏,他却早已分不清了,此时他的脑中充斥着的全都是让自己扛起这个家的法子,顺带可以让锦绣知道他们的心情的想法.

    哪怕,她不是从前的哪个她,哪怕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,可这小半年的日日夜夜,这些时日她所做的一切,都已经足够了,月生吃着碗里的饭,心神却早已不在.

    樊澈一样的食不知味,他也同月生一般在检讨着自己的无能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读了书,且读的不错,未来已经尽在掌握,不用几年便能对锦绣好一些,好报答她的恩情,可现实却是狠狠给了他一个巴掌,他如今欠的不仅仅是恩,还有命,若是如今这征兵之事又成,那他.....

    樊澈夹了一筷子菌菇,放到嘴里狠狠的嚼了嚼,心下却是有了决定,就还她一命,管她是谁,鞍前马后,生死相随.....

    君逸手中的木筷像是要被折烂了似的,可他却仍旧捧着汤碗,垂着头,好似喝的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眸中翻涌的情绪被他好好的遮掩了,眼泪却无声的往下淌着,直到滴到了汤碗里,无能之人,无怪乎求之不得,他口中呢喃着,泪水却并不停歇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饭后一干人在锦绣的要求下像往常一般忙自己的事儿去了,而她自己却是自顾自回到了房中收拾行李,陈江流亦步亦邹的跟在身后,问道“如何处理?如何报仇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头望着锦绣那个越发挺拔的背影道“锦弟,你跟我说说吧,不论前方阻挡我的,是什么,我都跟着你,再不后退一步.....”

    他说的坚定如誓言,却是让锦绣嗤笑出声“莫闹了,这样的话以后可不要随意说!”口中虽如此说,可锦绣将手中的包裹打完却是不紧不慢道

    “我此去,为征兵之事,也为无殇之行!”看着陈江流一瞬间怔愣的神色,锦绣将包袱背在身上,盯着他的眼睛道“你下不下的定主意我不在意,我想要保护的从来都只有我的家人,不论对错,我是不会让他们上战场的!”

    锦绣没有去看陈江流的脸色,她不想希望再失望,是以。锦绣当下抬腿迈步走出了门“我会飞鸽传信给你,你若是同意信上所说,便回信于我,若不认同,便让鸽子回来就好.....”

    脚步声已经渐行渐远,最后一句话却是狠狠的敲打在陈江流的心上“我不求你事事顺我,哪怕你不作为,我只要我家人平安,陈江流,你懂吗.....”

    陈江流没什么不懂,他望着空无一人的木门,悠悠道“我懂.........”

    李家门前,老刘头带着两个丫头,刘氏带着一干半大娃娃凑在那里,锦绣见此脚步一顿,连带着身后拽着的马儿也停下了步子。

    理了理心绪,锦绣面上笑容却是又热烈了几分,这才大步而行,嘴里嗔怪“这么大阵仗做什么?我可不是远行,这大冷的天儿何苦在外面冻着......”